• “新時代楓橋經驗”專題
  • 2018年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
  • “共建共治共享·平安廣西故事”微電影微視頻微動漫比賽作品展
  • 全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專題
  • 十九大專題
  • 十九大專題

設為首頁    |    收藏本頁

歡喜冤家(作者:東蘭縣公安局 覃志江)

2018-11-28 14:02:13來源:廣西法治日報責任編輯:賴冠宇 (本文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,禁止轉載)
□覃志江
 
  他前腳剛踏入派出所大門,她后腳就跟著到了。所長仔細看了他們的檔案,才知道兩人是同屆校友。
 
  如故是治安系。安然是偵查系。安然、如故,校友、同事,真有點意思。所長想。
 
  決不能輸給她!如故暗暗發誓。
 
  一定要贏他!安然悄悄握起拳頭。
 
  在分配業務時,所長遇到了難題,如故聲稱自己所學的專業,不適合當內勤;安然也說自己是刑偵專業,更不適合當內勤。就這樣,兩人就分到同一個外勤組。
 
  頭一次出警,兩人配合相當默契,前后夾擊,把一個善于長跑的慣偷抓住了。
 
  但是兩人獨處時,卻為這事斗起嘴來。
 
  安然說:“沒我在前面堵,說不定還抓不到那賊人呢!”
 
  如故不以為然:“要不是我把他追累了,保不準他又成功逃脫了!”
 
  安然說:“你就吹吧!下次就讓你獨食,看你吞得下嗎?”
 
  這話還果真應驗了。那天如故上街,突然聽到有人喊“抓賊”,只見一個影子在前邊飛奔,他隨即追了上去,可追到一個巷子時,賊不知竄到哪兒去了。他找了大半天,仍一無所獲。安然知道這事后,有點幸災樂禍。
 
  年底縣局評先進,要從如故與安然中推薦一人。如故想參評,安然也想參評,不過想歸想,如故讓給了安然,因為追不上竊賊的那檔事,讓他覺得丟人;安然呢,又讓給了如故,因為她覺得全年請了幾次假,誤了不少工作,哪還有理由去爭先進呢?好在所長又從局里爭取一個名額,最后兩人均榜上有名。
 
  有親戚在城里給如故介紹了一個對象,據說是法院書記員,美女型的。如故向所長請假,說要上城里會個面。所長同意了,但安然卻找到所長,說有個如故主辦的案子就要到期了,他去了,案子怎么辦?所長又改了口,讓如故先辦完這案子再說。
 
  如故知道是安然搞的鬼,心里有些怨恨,幾天都沒和她搭話。他想,會有你好看的。
 
  那天,安然的高中同學從市里趕來,據說暗戀安然已經好久了,安然對他也有點意思。這次趕來,這家伙早已做好向安然表白的準備。
 
  安然和男同學出街不久,一個警情電話就打來了,說村里有人打架。所長叫如故先帶兩個輔警趕過去。如故說不行,那地方安然最熟悉,最好還是叫安然一起過去。
 
  安然不得不撇下老同學,隨如故到村里執行任務。次日安然返回時,老同學已經走了。
 
  如故得知后,故意在她面前唱道:“我的愛情鳥已經飛走了,我的愛情鳥看來沒有了……”
 
  安然戲謔道:“有些人連愛情鳥都沒有,還飛什么飛!”
 
  那次,兩人到市里參加業務培訓,晚上安然的同學請K歌,她邀上如故一起過去。如故起初拒絕,但又拗不過安然,最后還是去了。誰知一進門,她的一幫女同學驚叫起來:“哇,安然,你的男朋友這么帥氣!”弄得如故滿臉通紅,好在安然幫他掩飾過去。
 
  臨別,他聽到了安然與一個女同學的耳語。
 
  “你男朋友長得真帥,就是穿著有些寒酸。”
 
  “不是的,是我同事。”
 
  “那介紹給我吧!”
 
  “想挖我墻腳,想得美!”
 
  次日,安然把一套西裝送到如故宿舍,如故死活不肯收下,直到安然發氣,如故才勉強收了下來。
 
  培訓結束,回到所里,如故松了一口長氣說,當安然一個多月的“男友”,真的好累。
 
  不知這話怎么傳到安然耳朵,她氣得大罵。
 
  他們兩人的矛盾起源于轄區一起重大入室盜竊案。那天從勘查現場回到所里,所長組織召開案情分析會,如故認為,根據案發時間、作案手段、現場痕跡等判斷,這是一個流竄團伙所為,但安然持有不同意見,認為當地人作案的可能性較大。不知不覺中兩人便吵了起來,安然一氣之下甩門而去。
 
  過后,如故幾次想找安然道個歉,但她不理睬,如故只好不了了之。
 
  那天,所里組織去抓賭,賭場在山村一間木屋里,如故與安然負責堵住側門,但側門的陽臺是木頭搭建而成,兩人沖上去時,4米多高的陽臺突然倒塌。情急之下,如故將安然抱住,在落地的瞬間用自己身軀當墊背。安然沒事,如故卻受傷昏了過去,被同事送往醫院搶救。
 
  如故醒來時,已是大半夜,天氣有些陰冷,安然伏在病床邊睡著了,一只小手輕輕按在他的大手上。頓時,幸福的暖流在他心間流淌。他掙扎著想把一件衣服蓋到她身上,無奈力不從心。安然驚醒過來,一臉喜悅地說:“你終于醒了,不要亂動,醫生交代的。”
 
  如故說:“要是你是我老婆或者女朋友,大家來看我時,我就不會尷尬了。”
 
  安然說:“這幾天,你就暫時把我當成你老婆或者你女朋友吧。”
 
  就這樣,安然精心護理著如故。
 
  一晃眼,就過了半個多月,如故準備出院了。
 
  如故說:“我還不想出院呢。”
 
  安然笑:“想得美,誰不懂得你的心思……”
 
  一年后,因為工作關系,如故受令調回城里,所里為他設了個簡單的離別宴。
 
  所長提醒:“如故老弟,你和安然很有夫妻相,趁著她還沒有男朋友,你得抓緊呀!”
 
  如故說:“我想呀,但她那眼界高著呢,我這種人,哪是她的菜?”
 
  所長也悄悄問安然:“我認為如故人還不錯,還沒有女朋友,你是否考慮考慮。”
 
  安然說:“人還可以,但我覺得他有些木訥。”
 
  在派出所,他們的所謂愛情就這樣擦肩而過。
 
  兩年后,如故在城里結了婚,妻子生下了一個可愛的小胖子。原來,如故進校園做先進事跡報告時,一位中年教師得知如故還沒有女朋友,就把好友的女兒介紹給如故。礙于情面,如故去見了一面。誰知,一見面,兩人先是一驚,后是開懷大笑,他們那親密樣子讓旁邊的老人都覺得不可思議。
 
  當時,安然萬萬料想不到,母親逼著她去相親的對象,就是情愫暗牽的如故。
 
 

本網及網群刊發稿件,版權歸平安廣西網所有,未經授權,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

桂ICP備11007245-6號 桂公網安備 45010302000246號

廣西壯族自治區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許可證 4510020090003 廣西法治日報社打擊“新聞敲詐”舉報電話:0771-6119206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平安廣西網打擊“違法和不良信息” 舉報電話:0771-6119233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重要人物电子游艺